对我就是隔壁老王

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

【轰出】星轨

    ❤今天的我也是在疯狂的ooc的我!

    ❤阴阳眼轰x国师徒弟久,累了,人设写着写着就不对了

    ❤小学生文笔QAQ

------------分割线--------------------------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早秋清晨的风带着些许凉意,花园里的花朵们恹恹地不愿盛开,轰焦冻却觉得仿佛见到了春日暖阳,春色三分也不过如此,天下三分明月夜的三分。

    此时的他跌坐在花园的草地上,鼻尖萦绕着青草的芳香和一股若有似无的奶香味。

    奶香味?!他低下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头蓬松的墨绿色头发,就在他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头发的主人抬起头来,在他怀里软软地说:“嗯...不好意思,但是...能松手了吗?”

    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一般,轰焦冻猛然松开了环在少年腰上的双手。少年趁着地从轰焦冻怀里离开,胸前的温暖也同时离他而去。在他愣神的这段时间,听见少年清脆的嗓音:“谢谢你,我叫绿谷,你呢?”

    看着绿谷的笑容,轰焦冻莫名觉得自己胸前的温暖又回来了,他握住绿谷伸向他的手说:“轰焦冻...谢谢?”为什么要谢他呢?就在刚才他说前面有鬼,还把人家拉倒在了地上。没有人会相信他的,他已经习惯了,无论是别人的嘲讽还是害怕,他都习惯了。

    “因为你提醒了我让我没有撞上他们呀。师父说我的体质不是很好,要是刚刚没有你,我可能又要生几天病了。谢谢你呀,焦冻。”绿谷逆着光站在轰焦冻的面前,带着能融化霜雪的灿烂笑容,手中用劲把轰焦冻带了起来。

    不是记忆中的反应让轰焦冻楞在了原地,他想透过绿谷的笑容发现对方的伪装却除了真诚什么也没看出来。是他演技太好,还是他真的这么想?轰焦冻思索起来。毕竟还是个少年,轰焦冻忍不住问绿谷:“你...相信那些吗?”

    绿谷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轰焦冻说的那些应该是师父曾经说起过的灵体,也就是世人所说的鬼魂。想起面前的少年也是师父提起过天生有阴阳眼的轰焦冻皇子,有点淡淡的羡慕,他说:“对呀,你能看见的吧,这也是你的能力。”

    “能力?我不需要这种能力。”这种东西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众人的惊恐和排斥,甚至...甚至是母亲的厌弃,全部都是这所谓的能力带来的。想到这,轰焦冻挣开了绿谷的手,转身离开。

    看见轰焦冻的离去,绿谷突然意识到和自己一直在与这些打交道不同,轰焦冻的环境对这些更多的是远离与畏惧。于是他追了上去,挡在了轰焦冻的面前说:“抱歉,我...啊我是相泽消太的徒弟!嗯...所以我对你还是羡慕的,毕竟你的能...啊不是,是你这个情况很适合我们这个领域。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不开心的,对不起...”

    轰焦冻停了下来,看着绿谷懊恼的表情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相泽...国师?”

    “嗯!所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你的特殊之处...”绿谷抬起了头,睁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少年,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的鲁莽之处。当然,如果他能成为自己的小师弟就更好了!绿谷心里暗搓搓想着。

    看着绿谷的眼睛,轰焦冻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好生气的,他无奈地说:“没事...本来也没什么...”

    听到这个绿谷开心地笑了,拉着轰焦冻的衣袖兴奋地说:“接下来我要和师父一起住在宫里学习,我还能来找你吗?”

    轰焦冻视线落在了被绿谷拉着的衣袖上,他听见自己温柔的声音,像一片雪花落在了花瓣上的轻柔,“...好。”

 

 

    偌大冷清的宫殿里,少年坐在桌前,烛火摇曳,照映着桌上一张信纸,轰焦冻抚摸着它,小心地把它夹在他最爱的那本书中,熄灭了烛火。黑暗中,有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

    信上,是少年略带稚气的笔迹。

    ——雪里疏梅,霜头寒菊,迥与余花别。


可能TBC?

明天我一定好好上天文课!本来想写点天文相关的结果什么都不记得了摔!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不喜欢也不要凶我求!么么哒!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