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就是隔壁老王

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

新的傻白甜就决定是你了!晚上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蓝】论纠正发音的正确方式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如山

    ❤人设这个东西对我没什么用,比如这个就没人设

——————————分割线————————

    “小蓝,练练这个吧。”叶修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悄咪咪地搭在了蓝河的椅子靠背上,也不把手机给蓝河,而是挪了下位置让自己更靠近蓝河。

    蓝河不疑有他,歪着头看屏幕上的那串英文,磕磕绊绊地试图念顺它们。

看着快撞进自己怀里的蓝河,叶修笑了笑靠背上的手顺势摸上了蓝河的头,见蓝河没有意识到又得寸进尺地拍了两下。

    这下总算惹恼了蓝河,他一把抢过叶修的手机,又偏头躲开了叶修不安分的手并且在上面拍了一下,朝叶修说:“别打岔啊你!”说完起身朝房间角落走了过去蹲在了墙角装蘑菇。

    蘑菇蓝河捂着脸,又深呼吸了几下想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刚才本来靠近叶修的时候就让他有些心跳加速,闻着叶修身上的烟草香就已经够让他心猿意马了,谁料这人还摸头!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蓝河揉了把脸,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在英语上。

    看着蓝河的小动作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收到蓝河恼羞成怒的一眼又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无奈地笑笑。

    叶修起身走到蓝河身边,弯着腰听蓝河小声的碎碎念,伸手把他从地上来了起来,搂着他的腰说:“小蓝,你这样不行啊。发音是长久的事,要一直练习锻炼口腔肌肉的。”

    “怎么练嘛...”被抱在怀里的蓝河倒是没有挣扎,只是稍微有些害羞地撇开了脸小声地嘀咕。

    “这样......”叶修一只手移到了蓝河的后脑勺将他的脸转过来,凑上去吻住他的唇。蓝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此时叶修趁其惊讶撬开蓝河的牙关,勾住蓝河的舌与之缠绵。

    蓝河总算反应过来,想要离开却被脑后的大手固定住不能移动,叶修像是知道了蓝河的想法,放弃了蓝河的舌转向舔舐他的上颚,手也不安分地从蓝河衬衫的下摆钻了进去,在蓝河的腰窝处揉捏了起来。

    叶修太熟悉蓝河的敏感带了,况且单单只是恋人的爱抚,就算不是敏感带也足以让人意乱情迷了。

    “...嗯...”蓝河有点承受不住,腿都有些隐隐发软的感觉,双手也从抵着叶修的胸膛变成抓着他的衣服,许是太过用力,衣服都拽了起来,露出叶修的腰。

    感受到了这点,叶修结束了这个吻,双手环着蓝河的腰,抵着额头笑说:“呀,小蓝,这么迫不及待啊。”

    蓝河还有些没有缓过神来,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能感受到叶修说话间的热气,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叶修刚才说了什么,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说:“闭嘴!”

    看着蓝河被欺负的眼角泛红,瞪向自己的眼又软绵绵的毫无震慑力,忍不住又在他的唇上啄吻了一下,低头在他耳边笑着说:“好啦,是我迫不及待。”

fin

之后干了个爽

我坐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挂了档,摸上了方向盘......

然后狠狠踩上了刹车。

母胎solo的人全靠想象和阅车无数的经验瞎写了这一篇。感谢我的英语老师给了我梗,下节课我也会好好听的_(:зゝ∠)_

【轰出】就是个菜鸡小甜文要什么标题!

    ❤日常ooc

    ❤医生轰x护士久,然而人设并没有什么用其实

    ❤小学生文笔和流水账

    ❤只想写最后一段对话硬生生逼出了前面一堆没有用的东西_(:з」∠)_

——————分割线——————

    夜色降临。

    混杂着消毒水味道的雄英医院今天也在上演着人世百态。

    有人在病床前嘘寒问暖,面上是掩不住的担忧和心疼;也有人孤身一人坐在病床上望着远方沉思;有人面带笑容,温柔地扶着身边人离去;也有人愁眉不展,颓废地坐在冰冷的长椅上。

    绿谷作为医院里为数不多的男护士,又因其善良可爱的性格,在医院里可谓是人见人爱的存在了。

    来到病房,他走近一家正在收拾东西的人。这是今天就要出院的一位病人,所以他过来和他们叮嘱几句。

    和他们挥手告别之后也该到了绿谷下班的时间了,是以他跑到楼上他的爱人,轰焦冻医生的诊室想和他一同回家,却被告知轰焦冻正有一台紧急手术在做,无奈只好一人回到了家中。

    独自一人吃过晚饭,收拾了一下家中,绿谷坐在书房的桌子前开始翻起了他的专业书。他从来都不是个天才,不论是当年进雄英医科大学,还是现在在雄英医院工作,绿谷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所获得的都是他付出了相当多的代价换来的。


    深夜。

    轰焦冻终于结束了这台艰辛的抢救手术,本以为绿谷应该已经入睡却发现书房的灯正发出柔和的暖光。他换了鞋,悄悄地走进书房。

    书房里,绿谷正趴在书上沉睡,台灯的暖黄色灯光打在他长着小雀斑的脸庞和他蓬松的绿色卷发上,嘴中似乎还在梦呓些什么,显得格外可爱。

    轰焦冻轻笑了声,缓缓地抽出绿谷握在手里的笔,没想到绿谷竟然因此醒了过来。刚睡醒的绿谷还有些迷茫,揉了揉眼睛。

    “我吵醒你了吗?”轰焦冻轻声问到,绿谷这个样子着实太过犯规,他忍不住揉了揉绿谷的头。

    绿谷摇了摇头,还不算完全清醒的他对轰焦冻伸开了双手。

    轰焦冻愣了一下,一把把绿谷横抱了起来。

    本来只是想要个抱抱的绿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身体突然的悬空让他忍不住环住轰焦冻的脖子,脸也有点微微泛红。虽说有点害羞,但绿谷还是缓缓地靠在了轰焦冻的肩上,在他耳边轻声说:“欢迎回家,我的英雄。”

    哪怕是已经结婚多年,爱人的靠近还是会让轰焦冻心跳加速,紧张不已,他听见自己略显紧绷的声音:“...英雄?”

    “嗯,你在努力奋斗救人呀,就像英雄一样。”绿谷眉眼弯弯,笑着说。

    说话间,轰焦冻已经把人抱回了卧室,温柔地把绿谷放下来,贴着他的额头对他说:“那你是天使。”

    “嗯?因为护士是白衣天使吗?”

    一个吻像羽毛一样落在了绿谷的额头上,绿谷抬起头看见了轰焦冻仿佛落入星光的异色瞳,也听见他的那句话。

    “你是我的天使。”


fin.

——————————————

出九也是我的天使啊啊啊啊他是天使我爱他!!!!

好的其实我只是想写这句话。

【all叶】兴欣甜品店营业中

我就是要深夜转!我明天也要吃雪媚娘!

维叶:

「五」雪媚娘


前文戳 


OOC预警私设如山


沉迷北极圈冷cp


修罗场什么的不存在的




陈果前些天和一家提供低热量冰激凌的店签了合约,店里的冰激凌不再需要大动干戈自己制作。




这使得店里的雪媚娘制作变得方便了不少。




提前从冷冻里取出冰激凌,挖上适当的分量。软化后,放入冷藏保存。




糯米粉粘米粉混合过筛,加上一小撮糖。倒入牛奶搅拌成均匀无颗粒的面糊。过筛三次,去掉因为搅拌产生的泡沫,使成品口感更加细腻。盖上保鲜膜,戳上几个孔,放入蒸锅。




大火20分钟,白色糯米团出锅。再趁热加入黄油小块,揉至黄油完全融合。




再一次盖上保鲜膜,晾至室温。手粉*已经备好,只等着客人挑选口味。




兴欣店里的雪媚娘要比常见的尺寸要小上不少,女生也能一口一个。雪媚娘一份六只,可以有六种味道。口味甚至可以拼搭:冰激淋奶油拼水果,前后都可以自选。从香草抹茶薄荷,到芒果草莓榴莲,混合出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吴雪峰、叶秋前后脚踏进了兴欣。




许久不见叶修了,第一眼吴雪峰差点认错了人——叶修可不会西装革履,而且小队长不在厨房里的时候向来都很懒散,能靠着绝不站着,很少会有这么精神的时候。




“你…您是吴雪峰吧?”倒是叶秋先开口了。他家混账哥哥离家多年,但终归还是和家里有些联系。在是问鼎冠军为国争光后,家里也就不在拘着他了。第三次夺魁后他发过一张和助手吴雪峰的照片,两人一同捧着奖杯的亲密让叶秋好生嫉妒,啊不对是羡慕。




“正是。”吴雪峰微笑着颔首,“您就是叶秋吧,小队长以前常和我提起他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诶说什么呢,你们两个。”您的小可爱叶修突然出现并且打断了你们的谈话。


“雪峰哥好久不见了啊。要吃点什么?”




“喂混账哥哥我难得来一趟你就这么无视我啊!”




“行吧,叶秋*你想要什么?”眼见着自家弟弟炸毛了,叶修赶紧顺毛撸。




“雪媚娘。”


“一份雪媚娘。”异口同声,还是相同的答案。




叶秋半转身看向看向吴雪峰,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两人都是黑色西装三件套,右手臂上搭着一件大衣,莫名地相同。




“行了行了都坐下,一会儿就来。”叶修突然很想笑,嘴角难以控制地上扬。




马达加斯加香草、薄荷还有海盐。


榛仁巧克力、日式抹茶还有法式优酪。




事先用球形勺挖出的冰激淋已经软化,加入被平均分成六份的淡奶油*中搅拌均匀。低速打至7成发,冷藏。




揭开保鲜膜,面团揉成长条状,再切成小剂子,擀开。用小刷子扫去用来防粘的多余手粉,放在专用的小模具上。舀入冰激凌奶油馅,放入百搭的草莓或是芒果粒,再用奶油填满包起来。一只白白胖胖的雪媚娘就诞生了。




棕色的圆形吊篮状餐盘里挤满了雪团子,圆滚滚的,可爱极了。




取出一只,一口咬下去。混合了冰激凌的奶油格外香醇,抹茶的香气在嘴里爆开,微苦。配上弹性十足的糯米皮,在体验顺滑口感的同时又能享受Q弹的嚼劲。再一咬合,大颗的草莓粒彰显着存在感,甜蜜而清爽。




甜点真的是一种能够抚慰人心的存在。吃一口,什么负面情绪都消失了。




叶修把工作移交给唐柔,自己端了三杯绿茶过去,陪这两人坐着。靠在椅背上,吹散杯中还悬浮着的茶叶,喝上一口。




“不愧是小队长。”吴雪峰笑得温和,小队长做的甜点里有一种独特的温柔味道,抚慰人心。又想起了他们一起并肩奋斗的日子。“过两天我就到荣耀集团任职,以后就叨扰小队长了。”




“什么叨扰啊,雪峰哥。”叶修皱了皱眉,他知道吴雪峰会很注重礼节,但他们毕竟合作六年,这么客气的说话让叶修很不习惯。“记得常来,和我客气什么啊。”




“小队长说的是。”嗯,会常来的,我的小队长。




叶秋不情不愿地咽下最后一只雪媚娘,伸手就去揉叶修的脸颊,打断了这两人无形中透出点暧昧的对话。又白又软,仿佛另一只团子。




“混账哥哥记得回家!我后面还要开会,先走了。”




叶修没有挥开叶秋的手,反而伸手揉乱了叶秋的头发。




“喂喂喂!”




“去吧。”叶修无所谓地挥挥手,转身又和吴雪峰聊了起来,久别重逢,他们自然有太多的话题。




“记得回家!”


风铃又一次响起,叶秋看到了他家哥哥举高右手左右挥了两下。




叶秋笑了。




目睹这些的吴雪峰也笑了。




这两个人啊。


一个是叶修曾经的助手,另一个是叶修的弟弟;


一种是六年培养的默契,另一种是与生俱来的感应。






————tbc———


*文中低热量冰激凌原型是爱茜茜里,酷爱薄荷和海盐的味道。


*手粉说得高大上,也就是糯米粉炒熟了而已。


*淡奶油超级百搭,里面加酸奶加奥利奥粉末加冰激凌都好吃!其实我超级喜欢它加奥利奥的!


*重新翻原文想找叶修对于叶秋的称呼,最后还是选了叶秋。因为原本是想找类似蠢弟弟这种更加亲昵的称呼的,可惜是没有找到。目前只看到你,叶秋,弟弟三种。


*卡修罗场卡得厉害,结果修罗场还是写崩了,躺平。


* 我是不是该打单tag

【轰出】星轨

    ❤今天的我也是在疯狂的ooc的我!

    ❤阴阳眼轰x国师徒弟久,累了,人设写着写着就不对了

    ❤小学生文笔QAQ

------------分割线--------------------------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早秋清晨的风带着些许凉意,花园里的花朵们恹恹地不愿盛开,轰焦冻却觉得仿佛见到了春日暖阳,春色三分也不过如此,天下三分明月夜的三分。

    此时的他跌坐在花园的草地上,鼻尖萦绕着青草的芳香和一股若有似无的奶香味。

    奶香味?!他低下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头蓬松的墨绿色头发,就在他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头发的主人抬起头来,在他怀里软软地说:“嗯...不好意思,但是...能松手了吗?”

    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一般,轰焦冻猛然松开了环在少年腰上的双手。少年趁着地从轰焦冻怀里离开,胸前的温暖也同时离他而去。在他愣神的这段时间,听见少年清脆的嗓音:“谢谢你,我叫绿谷,你呢?”

    看着绿谷的笑容,轰焦冻莫名觉得自己胸前的温暖又回来了,他握住绿谷伸向他的手说:“轰焦冻...谢谢?”为什么要谢他呢?就在刚才他说前面有鬼,还把人家拉倒在了地上。没有人会相信他的,他已经习惯了,无论是别人的嘲讽还是害怕,他都习惯了。

    “因为你提醒了我让我没有撞上他们呀。师父说我的体质不是很好,要是刚刚没有你,我可能又要生几天病了。谢谢你呀,焦冻。”绿谷逆着光站在轰焦冻的面前,带着能融化霜雪的灿烂笑容,手中用劲把轰焦冻带了起来。

    不是记忆中的反应让轰焦冻楞在了原地,他想透过绿谷的笑容发现对方的伪装却除了真诚什么也没看出来。是他演技太好,还是他真的这么想?轰焦冻思索起来。毕竟还是个少年,轰焦冻忍不住问绿谷:“你...相信那些吗?”

    绿谷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轰焦冻说的那些应该是师父曾经说起过的灵体,也就是世人所说的鬼魂。想起面前的少年也是师父提起过天生有阴阳眼的轰焦冻皇子,有点淡淡的羡慕,他说:“对呀,你能看见的吧,这也是你的能力。”

    “能力?我不需要这种能力。”这种东西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众人的惊恐和排斥,甚至...甚至是母亲的厌弃,全部都是这所谓的能力带来的。想到这,轰焦冻挣开了绿谷的手,转身离开。

    看见轰焦冻的离去,绿谷突然意识到和自己一直在与这些打交道不同,轰焦冻的环境对这些更多的是远离与畏惧。于是他追了上去,挡在了轰焦冻的面前说:“抱歉,我...啊我是相泽消太的徒弟!嗯...所以我对你还是羡慕的,毕竟你的能...啊不是,是你这个情况很适合我们这个领域。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不开心的,对不起...”

    轰焦冻停了下来,看着绿谷懊恼的表情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相泽...国师?”

    “嗯!所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你的特殊之处...”绿谷抬起了头,睁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少年,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的鲁莽之处。当然,如果他能成为自己的小师弟就更好了!绿谷心里暗搓搓想着。

    看着绿谷的眼睛,轰焦冻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好生气的,他无奈地说:“没事...本来也没什么...”

    听到这个绿谷开心地笑了,拉着轰焦冻的衣袖兴奋地说:“接下来我要和师父一起住在宫里学习,我还能来找你吗?”

    轰焦冻视线落在了被绿谷拉着的衣袖上,他听见自己温柔的声音,像一片雪花落在了花瓣上的轻柔,“...好。”

 

 

    偌大冷清的宫殿里,少年坐在桌前,烛火摇曳,照映着桌上一张信纸,轰焦冻抚摸着它,小心地把它夹在他最爱的那本书中,熄灭了烛火。黑暗中,有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

    信上,是少年略带稚气的笔迹。

    ——雪里疏梅,霜头寒菊,迥与余花别。


可能TBC?

明天我一定好好上天文课!本来想写点天文相关的结果什么都不记得了摔!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不喜欢也不要凶我求!么么哒!


记个梗😂小学期太清闲说不定会开坑,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毕竟第一次写文😂希望有有小伙伴喜欢吧。等逛完cp我再回去好好想想